当前位置:首页 > 灵芝保健 > 灵芝与肿瘤>

灵芝对淋巴细胞增殖的影响(图文)

关键词:灵芝 野生灵芝 灵芝对淋巴细胞增殖的影响 淋巴细胞来源:编辑:野生灵芝网发表:2007-06-02

<<灵芝对淋巴细胞增殖的影响>>文章自:

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药理教研室,中国,上海
   作者:徐维敏  张罗修  缪红华

1. 灵芝对淋巴细胞增殖的影响在日本灵芝(Ling Zhi,LZ,Ganoderma Lucidum, Fr. Karst)的热水萃取物对淋巴细胞增殖的影响。测定灵芝单独及联合Con ALps对小鼠细胞摄取3H-TdR的作用。灵芝口服300mg/kg qd.×10或在试管内10500μg/ml对淋巴细胞增殖有直接刺激作用,更高浓度(1,000μg/ml)则产生抑制效应。冻融部份较水溶部份的作用为强。灵芝对Con A诱导的淋巴细胞增殖具有双向调节作用,这主要与灵芝和Con A的浓度有关。一般而言,灵芝对於由亚适剂量Con A (0.625μg/ml)引起的淋巴细胞增殖起促进作用,且作用与药物浓度呈依赖关系。5g/kg,观察一周,无鼠死亡。《本草纲目》曾记载灵芝无毒,可以长期服用。(101000μg/kg)及在整体500 mg/kg均可抑制抗体形成细胞的数目。通过淋巴细胞增殖的研究,证明灵芝有免疫调节作用,当机体在免疫功能低下时灵芝有上调作用。本研究进一步证明,当机体在过敏状态时、免疫功能过强时,灵芝有下调的作用。本研究证明口服灵芝500mg/kg能抑制迟发型过敏反应,抑制接触性皮炎,抑制Arthus反应,但对大鼠PCA反应仅有轻度抑制趋势。由此证明灵芝对於Ⅰ、Ⅲ及Ⅳ型变态反应均有抑制作用,进一步证明灵芝具有免疫调节作用。NK细胞被发现仅18年左右历史,但人体与动物实验的大量研究资料显示NK细胞在机体自然防御机制中占重要地位。有人强调整体NK细胞的水平可以作为肿瘤发生、发展及转移的指标。还证明NK细胞不仅与肿瘤有关,而且与微生物感染,尤其是病毒感染的第一道防御机制有关。NK细胞与异物的作用是多方面的,其机制可以通过释放可溶性因子,後者具有抗病毒与抑制肿瘤细胞生长作用。此外亦可产生干扰素与IL-2,从而成为一个重要的免疫调节细胞。NK细胞活性的影响。结果证明在整体研究中灵芝可以提高小鼠NK细胞活性,这可能是由於灵芝通过间接机制,促进IL-2、肿瘤坏死因子的产生等对NK细胞起调节作用,从而影响了最终的效应。也观察HCCYACSA叁种免疫抑制剂对NK细胞活性的影响。在试管内HC在所用浓度对靶细胞Yac-1无直接毒性作用,但明显抑制NK细胞活性,因此可以作为一个试管内抑制NK细胞的工具药。CYA在试管内既不直接杀伤靶细胞,对NK细胞活性亦无影响,但在整体可以产生明显抑制NK细胞的作用,说明可能CYA在体内经代谢转化为活性强的免疫抑剂,故可适用於作为整体研究的工具药。CYA 在试管内有针对Yac-1细胞的直接毒性作用,亦有很强的抑制NK细胞的作用,不适合作为试管内产生免疫抑制作用的工具药。

 

对於由环磷醯胺引起免疫抑制的小鼠,灵芝可使被抑制的淋巴细胞增殖速度加快。但是灵芝在整体及试管内对於Lps诱导的淋巴细胞增殖并无刺激作用。这说明灵芝对B细胞的作用可能与对T细胞的作用机理不尽相同。

无论试管内或整体研究均证明适量的灵芝可以直接刺激淋巴细胞增殖,高浓度则产生抑制。灵芝对T细胞的增殖作用决定於两个主要因素,一是细胞的状态,另一是所用灵芝的浓度。静止的T细胞,或为次适当剂量Con A轻度激活的细胞,灵芝可以增强Con A的作用而促进淋巴细胞增殖。但是如果T细胞受适量Con A刺激而高度激活时,则灵芝抑制淋巴细胞增殖。Lps是一致裂原,主要刺激B细胞,对正常小鼠的整体研究以及试管内研究均证明由Lps诱导的淋巴细胞增殖,灵芝主要呈现抑制效应。己知环磷醯胺是一种免疫抑制剂,能抑制体液或细胞介导的免疫功能,抑制由Con A或Lps诱导的淋巴细胞增殖。灵芝则能对抗环磷醯胺的免疫抑制作用而促进淋巴细胞增殖。根据上述实验研究结果,提示灵芝具有免疫调节作用,也许对於免疫功能受抑制的病人会有帮助,但应考虑所用剂量的问题。

2.灵芝对抗体形成细胞和变态反应的影响

经观察灵芝对抗体形成细胞时,大鼠被动用皮肤过敏反应,绵羊红血球细胞引致迟发型过敏反应,2,4-二硝基氯苯引起接触性皮炎及Arthus反应的影响。研究发现灵芝无论在试管内或整体均抑制抗体形成细胞的数目,明显抑制迟发型过敏反应及接触性皮炎和Arthus反应。但对大鼠的被动皮肤过敏反应,仅有抑制趋势。

日本灵芝的热水萃取物毒性很小,在实验室以往工作基础上,以及参照有关实研究证明小鼠口服该萃取物

本研究表明灵芝在试管

3.灵芝对小鼠的免疫抑制作用

日本灵芝整体给药(125mg/kg和250mg/kg)8d,可明显抑制正常昆明种小鼠的溶血空斑形成细胞(PFC)形成,亦使血清溶血素(HC50)和Con A诱导的T细胞增殖作用受到抑制,但这种抑制作用较腹腔注射200mg/kg环磷醯胺者为弱。灵芝对正常鼠TH和TS细胞亚群无明显作用。提示灵芝所引起的T、B细胞功能抑制,与其直接影响T、B淋巴细胞功能有关。

本实验表明,灵芝125和250mg/kg两个剂量组,持续灌胃给药8d,对小鼠的PFC,HC50及Con A诱导的淋巴细胞增殖作用均有明显抑制作用,但抑制作用较环磷醯胺者弱,提示在一定的条件下,灵芝可抑制正常小鼠的T细胞和B细胞功能。

该实验室曾报导灵芝整体灌胃500mg/kg可明显抑制小鼠脾藏中抗体形成细胞数。本实验中,灵芝对PFC及血清溶血素均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与上述报导一致。该实验室也曾证明,灵芝整体给药,对Con A诱导的T细胞增殖作用,受Con A浓度和T细胞功能状态的影响。当Con A浓度由小变大,灵芝的作用由刺激变为抑制。当应用环磷醯胺使小鼠的免疫功能受到抑制後,灵芝可使免疫抑制鼠Con A诱导的T细胞增殖作用明显增强。结果表明灵芝对致裂原的反应有双向调节作用,致裂原的浓度及药物浓度均影响细胞的增殖作用。在本实验条件下,Con A浓度(5μg/ml)较高,灵芝显示有明显抑制作用。提示灵芝对高度激活的T细胞功能有一定的抑制作用。进一步证实了以往的结果。

实验发现灵芝对正常小鼠TH和TS细胞亚群无明显作用,同时亦证明灵芝对高浓度Con A诱导的T细胞激活有明显的抑制作用。且这种抑制作用与灵芝直接改变T、B淋巴细胞的功能有关。

4.灵芝对巨噬及碳廓清试验的作用

本研究主要观察灵芝对巨噬细胞功能的影响。结果证明灵芝在试管内10~50μg/ml可以刺激巨噬细胞吞噬。高浓度的灵芝冻融部份(100μg/ml)可使吞噬功能抑制。整体研究证明灵芝100~500mg/kg促进巨噬细胞吞噬功能。碳廓清试验证明口服灵芝125~625mg/kg qd.×4可以促进网状内皮系统的功能,加速碳粒的清除。

根据研究结果,我们设想灵芝为一种免疫调节剂,其对细胞介导的免疫反应,与其剂量及免疫系统的功能状态有关。灵芝尚显示双向调节作用。本结果显示灵芝可明显促进巨噬细胞吞噬以及加强网状内皮系统的功能。已知巨噬细胞是免疫系统中很重要的一部份,不仅与特异性免疫有关,也与机体非特异性防御机制有关,灵芝促进单核-巨噬细胞系统的功能,可能联系到其治疗某些慢性疾病的效果。(张等,1993)

5.灵芝对小鼠自然杀伤(NK)细胞活性的影响

日本人工培育的灵芝(Ling Zhi, LZ, Gan。derma Lucidum, Fr. Karst)热水萃取物在试管内及整体对小鼠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活性的影响。结果表明在试管内灵芝(0.1~100μg/ml)对小鼠NK细胞活性有轻度抑制作用,同样浓度对於受氢化考的松抑制的NK细胞活性无明显影响。上述浓度灵芝在试管内对Yac-1细胞无直接细胞毒作用。整体研究证明灵芝在体内可以提高NK细胞活性,以口服300mg/kg qd.×6作用更为明显着。对於由环磷醯胺抑制的NK细胞活性,灵芝有提高趋势,但无明显统计学意义。

尽管

本研判在通过试管内及整体实验观察灵芝对

6.灵芝对白介素-1(IL-1)产生的影响IL-1的影响。用BALB/c小鼠胸腺细胞增殖检测IL-1活力。结果显示:在试管内,灵芝500μg/ml可以促进Lps(10μg/ml)活化的巨噬细胞产生IL-1。口服灵芝整体试验(125、250、500mg/kg)qd.×10同样促进Lps(μg/ml)活化的巨噬细胞产生IL-1;并与剂量呈正相关。但无论试管内还是整体,灵芝单独应用对巨噬细胞产生IL-1均有抑制作用。灵芝对枯萎细胞产生IL-1未显示明显影响。-2(IL-2)产生的影响IL-2的影响。结果表明在试管内氢化考的松(HC)和环胞霉素(CsA)可抑制脾细胞产生IL-2,灵芝10100μg/ml(可对抗其抑制作用,使IL-2产生增加。整体研究表明灵芝300mg/kg 。促进脾细胞产生IL-2,即使在有氢化考的松或环胞霉素A存在条件下,灵芝的作用依然明显。orgen报导在致分裂原刺激淋巴细胞培养上清液中存在一种因子,能维持激活後的T细胞在体外长期生长,该因子被称为T细胞生长因子(TCGF),於1979年国际淋巴因子专题会议上被统一命名为IL-2。 於IL-2在免疫调节中的重要地位,包括上调多种功能,提高NK细胞的活力、激活T杀伤细胞、介导B细胞与巨噬细胞的活化,因此出现了新的假设以说明T细胞的活化过程,进而导致治疗肿瘤新思维、新措施的产生。由此考虑免疫调节剂间接通过影响IL-2的产生而发挥作用是很自然的。该作者已报导灵芝能作用於免疫系统影响多种功能。本研判目的主要是观察灵芝对小鼠脾细胞产生IL-2的影响。研究表明灵芝无论在试管内及整体均可刺激脾细胞产生IL-2,它能对抗免疫抑制剂HC、CsA及CYA的作用恢复受抑制的淋巴细胞产生IL-2的能力。临床报导T细胞功能受抑制病人如晚期肿瘤,老年人,原发性或获得性免疫缺陷病人的淋巴细胞产生IL-2的能力低下,给这种病人以促进IL-2生成的药物,理应是有益的。灵芝的上述作用能否有助於说明临床应用的效果,值得进一步探讨。

本研判报告日本产灵芝对小鼠腹腔巨噬细胞及大鼠肝脏枯萎细胞产生

IL-1是单核细胞分泌的具有广泛生物学活性的一种细胞因子,能从多方面调节机体的免疫功能。推理影响IL-1产生或活力的物质也将相应地调节机体的免疫功能。灵芝对IL-1产生起促进作用还是抑制作用与巨噬细胞的状态及灵芝的浓度有关。对静止的巨噬细胞,灵芝抑制其产生IL-1;在刺激原存在的条件下,灵芝呈协同效应,促进IL-1的分泌。

肝脏枯萎细胞属於机体单核-吞噬细胞系统。70年代以前由於分离枯萎细胞比较困难,人们认为其主要功能是吞噬随血流进入肝脏异物。随着分离技术的发展,许多研究表明,枯萎细胞具有参与机体免疫应答的能力。作者发现在本实验条件下,对枯萎细胞产生IL-1,灵芝未显示明显作用.推测枯萎细胞属於特殊环境中高度分化的单核-吞噬细胞,其释放细胞因子等免疫调控作用,可能与特有的微环境相关,肝脏局部的一些因素,如肝细胞及内皮细胞的分泌物等对其生理效应可能有较大的影响。(贾等,1993)

7.灵芝对白介素

本研究主要研究日本产灵芝对小鼠脾细胞产生

1976年M

8.灵芝对巨噬细胞产生肿瘤坏死因子(TNF)的影响1100μg/ml对L929细胞的生长无直接影响。在加灵芝与不加灵芝的条件下观察重组肿瘤坏死因子(γTNF)对L929细胞的杀伤作用证明灵芝不影响γTNF的杀伤肿瘤细胞活性。但灵芝0.01~100μg/ml在试管内促进小鼠腹腔巨噬细胞产生TNF。巨噬细胞在试管内经灵芝预培养8小时後,洗去药物再加LPS,发现灵芝对细胞的预处理可以增加巨噬细胞在LPS诱导下TNF的产生。此外,整体研究证明口服灵芝100300mg/kg qd×14可以增高由BCG启动及内毒素诱导的小鼠血清中TNF水平。TNF。灵芝本身对靶细胞L929并无直接杀伤作用。同时证明灵芝在试管内与γTNF无明显协同作用。试管内实验发现未经抽滤的灵芝溶液其作用较经抽滤的灵芝为强。同时证明灵芝0.01~1μg/ml时则促进巨噬细胞产生TNF,在高浓度100μg/ml 时则转为抑制,这与作者通过以往研究认为灵芝是一个免疫调节剂的观点一致。 

灵芝

自TNF受到广泛注意以来,有些学者建立了多种简单而又敏感的试管内测定TNF活性的方法,如3H-TdR释放法,中性红染色法及结昌紫染色法等。Flick等曾比较上述方法,认为以放线菌素-D处理靶细胞L929,再以结晶紫染色活细胞的方法最敏感。该室建立此方法且探索了L929细胞最佳密度,放线菌素-D使测定更敏感,培养时间缩短。

本研究证明灵芝在试管内可以促进巨噬细胞产生

整体研究亦证明口服灵芝100~300mg/kg qd.×14可使经BCG启动内毒素诱导的小鼠血清TNF水平上升。此结果与作者过去报导灵芝促进巨噬细胞吞噬,加速碳粒廓清,提高网状内皮系统功能的结论一致。上述结果说明灵芝可以通过间接的方式提高机体防御机制,从而发挥抗肿瘤与抗感染的作用。(张等,1993)

9.灵芝护肝作用的实验研究

灵芝的热水萃取物250或500mg/kg口服可以明显降低因D-氨基半乳糖和内毒素合用导致中毒的小鼠血清谷丙转氮 的活力升高。灵芝在试管内能减少大鼠原代培养肝细胞受四氯化碳中毒时释放的乳酸脱氢 及谷丙转氨 。灵芝也降低口服四氯化碳导致肝中毒的小鼠血清谷丙转氨 活力。由此证明灵芝对於受损的动物肝脏有一定的保护作用。

早在1,000多年前,中国古代医药学者已经注意到灵芝对肝脏的作用,故有灵芝“补肝气”之说。当然在《本草》中所指的“肝脏”具有更广泛的含义,其所指灵芝具有补肝气作用的确切含义亦待研究。 本研究重点是灵芝对肝脏受损病理模型的影响。GPT和GOT均为反映肝细胞变性坏死的 类,当肝细胞因中毒等发生变性坏死时 类会释放出来,使血清中该类 水平升高。由於GOT尚分布於心脏、肾脏与骨骼肌,而GPT则主要分布於肝脏,故血清GPT水平反映肝脏受损较GOT更特异,更敏感,在临床急性肝炎时持续升高时间也最长。灵芝能明显降低两种整体病理模型及中毒离体肝细胞释放的GPT,表明灵芝有一定的护肝作用。

乳酸脱氢 广泛分布於体内各组织,催化乳酸转变为丙酮酸。肝炎的发病早期血清中该 升高,亦反映肝细胞的受损。本文原代培养的大鼠肝细胞在CCI4中毒时LDH释放显着升高,灵芝能使之降低,亦提示灵芝的护肝用。

IL-1是一种重要的单核细胞因子,有广泛的生物学活性,参与主要的免疫反应过程,其重要作用之一是刺激T细胞产生IL-2,既能调节免疫应答的水平,又有效应作用。在肝脏中毒时有关血清IL-1的水平未见报导,本研究用D-Galn和内毒素造成肝脏中毒,结果发现这种联合中毒致肝损伤的小鼠,血清中IL-1水平较正常动物的水平为低,提示肝脏中毒时机体的免疫功能下降。服用灵芝後IL-1水平有上升趋势,这与该室其他研究结果相符,说明灵芝具有一定的免疫调节作用。

 

支持本站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上一篇:中药材对肿瘤的中医扶正,抗癌,助康复.减毒增效配合放疗方法(图文)

下一篇:灵芝免疫药理研究进展(图文)

本站推荐:   更多推荐

本站热点

推荐资讯

本月排行

本站业余"砖业"研究/了解/收集野生灵芝的相关资料,只供大家参考!建议择其善者而从之!湘ICP备08004400号

灵芝商城提供来自民间的纯正天然的野生灵芝,灵芝中药配伍使用请询证中医师,遵医嘱!

网站地图 站点帮助: 电话(fax):0731-55687584 手机号:18973250271 微信号:13217325584 QQ:714254644 qq留言

Copyright@2005-2065 野生灵芝网 移动端网址:m.yslz.org All rights reserved.

顶部导航
 
友荐云推荐